排球

战魂独尊 第三百九十九章 宿命难违,预言成谶

2019-12-04 16:50: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魂独尊 第三百九十九章 宿命难违,预言成谶

“怕是这两天压力太大,叔叔应该好好休息才是。”秦岚一边说着,乖巧的走到任寒身后,伸出小手,为任寒按摩肩膀。

“岚儿,如果一个月后,我再度败在洪天裂手中,你要有接受事实的准备,这只能证明我的劫数还不到,若是我死了,你也不必过于紧张,我还会回来的,我若是杀不死他,那他也必然杀不死我,我一定是有什么本应该去做的事情,但是却还没有去做,所以才会觉得缺了一些什么必要的准备。”

“一战之后,无论结果如何,你要稳住雪寒郡,决不能让雪寒郡落入洪天裂手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全所有应该保全的人,最后,我和洪天裂决战的时候,不准你出手,洪天裂乃是半神境界的高手,虽然不会空间术,却也是能够感应空间,你在他面前根本无处遁形,更没有出手的机会,否则便是自投罗,明白了吗?”任寒嘱咐道。

“岚儿明白,若是连叔叔也没有把握,岚儿绝不会自寻死路,就算叔叔败了,岚儿也会尽力稳住局面,保证雪寒郡不丢,叔叔放心,岚儿能做好准备,几十年前的石生神帝不也是被洪天裂那狗贼给设计陷害了么,可是几十年后,叔叔又回来了,这一次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就是岚儿再等叔叔几十年,那又有何妨。”秦岚成熟的说道。

“岚儿真是长大了,你去雪寒殿修炼吧,我休息一会儿。”任寒摸了摸秦岚的脑袋,说道。

“好。”秦岚点了点头,便是闪身进入了雪寒殿。

任寒一脸疲倦的靠在宽大的青石座椅上,就在先前洪天裂出手想要救走洪辰的一瞬间,任寒那个已经有几十年不曾做过的噩梦,居然是又再度出现,这让任寒有了极其不好的感觉,似乎这一次,他仍然难以逃脱失败的命运。

而且任寒也差不多想到了,这天上地下,他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那就是幽冥界,他找不到去幽冥界的办法,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了。

一个月时间,洪天裂的举动更加疯狂了,九大神皇无一幸免,全部是败在了洪天裂手中,宣布效忠南方赤火神境,这些家伙,几十年前原本就是与洪天裂勾结,陷害了四方神帝,原本以为老的神帝死了,洪天裂可以扶植他们上位,结果,洪天裂也是身负重伤,闭关休养了数十年,而新上任的洪辰根本就不买账。

这才让局势僵持了下来,九大神皇仍旧保持着独立的地位,而五方神境则是各自换了主人,现在,洪天裂复出,比数十年前更为强势,九大神皇这些墙头草们,自然只需要点一点头,就可以免去杀身之祸了。

二十天后,苏雅传来消息,北方黑水神帝慕连城被洪天裂杀的大败,随后便是如同行尸走r一般,像是被侵蚀了神智,终日胡言乱语,如疯如魔。

两天后,中央黄土神帝姬不凡战败,落败后的情形和慕连城如出一辙。

又两天,西方白金神帝石向燕战败,同样是步了慕连城的后尘。

再两天,距离洪天裂与任寒约定还有四天,洪天裂的触角终于是伸到了东方青木神境,直接是绕过了雪寒郡,直达圣城。

接到洪天裂战书的人是董听风

,但是,出战的人却是影子大师董子鸣,双方大战两天两夜,董子鸣落败,弥留之际,董子鸣意图借助枯木逢春诀逃遁,却被洪天裂识破,灵魂直接被洪天裂收走,洪天裂搜遍了整个青木神殿,却是没有找到青木神帝董听风的身影,最后只得无奈作罢,返回南方赤火神境。

任寒就一动不动的斜靠在他宽大的青石座椅上,听着一道接着一道的消息经由苏雅的口,传到他的耳中,却是没有半点儿动作,就好像这一切本就应该发生一样。

的确,任寒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被命运c控的玩偶了,每次听到神帝落败的消息,脑海中总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安安静静的等着洪天裂,一切的一切都是命定的劫数,谁也改变不了。

董听风自然是躲到了任寒这里,此时此刻,整个崇阳域唯一还能屹立不倒的,只有任寒的雪寒郡了,而且四天之后,任寒也是要和洪天裂进行终极一战,这才是真正的万众瞩目。

同来的还有镇海神皇董听轩一家四口,以及前任大将军董鹏和现任大将军董盛率领的青木营。

任寒尽数的接待了这些人,将他们安顿在府上,却是一个也没有见。

与洪天裂决战的前一天,中央黄土神境、北方黑水神境、西方白金神境的朝中权臣统统带着神志不清的三方神帝来到雪寒郡,任寒全数接纳,整个崇阳域,俨然是分化成为了以洪天裂和任寒为首的两大阵营。

“算上董子鸣,四方神帝都已经被你给抓去了啊,一个生死不明,活着的三个也是神志不清,显然是被人施展了什么夺魂之法,时隔这么多年,你还是忍不住诱惑要修炼此邪功,为了成就一个人那虚无缥缈的化神功业,竟要拉上五方神帝作陪,甚至不惜舍弃自己的儿子,洪天裂,你果然好狠的心啊。”大殿内,任寒冷冷的说道。

旋即,起身,直奔后山而去。

小傲等人正在沉心修炼,到崇阳域的日子虽说不长,但是雪寒郡的神气本就浓郁,再加上聚神阵的功效,五人可谓是进步神速,一日千里,都是醉心于修炼之中。

“大哥。”任寒一到,小傲等人都是从修炼中醒来,微笑着打招呼道。

“今日来找你们,是想我们兄妹四人联手,炼化一个人的魂魄,必须让其魂飞魄散。”任寒果决的说道。

“谁人魂魄竟如此难以炼化,大哥一人都无法完成,需得我们四人出手?”小傲问道。

“南方赤火神帝,洪辰。”任寒说道。

“洪辰在大哥手里?”小傲一惊。

“嗯,前些日子,洪天裂出关,洪辰自以为有了靠山,率大军前来讨伐,与我一战,却是被我擒下。如今崇阳域的局势,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洪天裂抓了四方神帝,眼下唯独缺一个赤火神帝,我猜想他必是想聚齐五方神帝的魂魄来修炼夺天之法。”

“这功法我当年也是见过,但凡修为到达半神境界,都是能够将其参悟,只是这功法太过的恶毒,所以当年我并未采取,如今看来,洪天裂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启动这夺天之法了,此番若是让洪天裂称心如意,说不定这能化神飞升,这岂不是有违天道。”

“明日,我会与洪天裂决战,留给我的时间不多,只此一夜,所以才不得不联合你们三人一起出手,五方神帝旦缺其一,这夺天之法便是无法启动,洪天裂也就不会顺利化神,那一切就都还有回旋的余地。”任寒缓缓的说道。

“世间竟有如此恶毒的夺天之法,居然是要以聚齐五方神帝的魂魄为代价,岂不是要为了一己之私,而让整个崇阳域陷入崩坏混乱之中,这个洪天裂,为了化神,还真是不择手段啊,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舍弃。”小傲说道。

“事不宜迟,既然时间紧迫,咱们现在就动手,即便他是神帝之魂魄,我们兄妹四人联手,一夜时间也足够了。”素心催促道。

“你们四人尽管施展,我二人从旁护法。”无不言屈膝盘坐在地,正色说道,一旁的无名王也是点头。

“洪天裂,这一次釜底抽薪,我必不会让你得偿所愿,大不了,就是咱们二人不死不休,总有一日,我会将你亲手斩杀!”任寒心中暗暗想到。

一夜时间悄然而过,东方渐渐发亮的时候,任寒四人方才同时缓缓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抬手去擦额头那细细密密的汗水,眼中都是露出疲倦之色,炼化一尊神帝的魂魄,而且还是在一夜之间,的确是有些太过的艰难了,还好,兄妹四人联手的情况下,总算是将其完成,从这一刻开始,南方赤火神帝洪辰,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大哥今日要与洪天裂决战?”素心担心的看着任寒,问道。

“不用担心,这一战,我或许会输,但是绝不会死。”任寒坦然说道。

“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傲等人都是一愣。

“我有预感,我和洪天裂之间的恩怨,绝不会在今天了结,毕竟,我已经是第二次晋入半神境界了,冥冥之中的安排,总能参悟到一些,我还有些应该去做的事情却还没有去做,所以,事情可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若我战败,你们五人要与我那岚儿侄女一起,稳住雪寒郡,我终还有重新杀回崇阳域的一天。”任寒说道。

“大哥是说幽冥域?”小傲敏感的问道。

“正是,我一直想去幽冥域救人,却苦于找不到去往幽冥域的方法,或许冥冥之中,都有定数吧。”任寒点头说道。

“其实幽冥域的入口,就在我的眼睛里。”小傲突然说道。

酒泉市玉门市第一人民医院
霸州市第二医院
宝鸡哪家性病医院好
山西哪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