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冥战九天 第六百二十一章 最后的试探

2019-12-04 10:29: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冥战九天 第六百二十一章 最后的试探

?“呵呵……”

唐风突然惨然一笑,看向仙柔的目光陡然变得淡漠起来。

他真的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仙柔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她难道就没有想过,要是太上圣王被他所杀,那么唐易以后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厄运么?

“姐姐,唐易如今已经十三岁,他已经完全可以看透一切。我要是出手将太上圣王抹杀,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残忍。更何况,抛开着一切来说,整个天肌帝国也不能没有太上圣王。”

“如今天下刚刚安定下来,所有百姓历经战乱,好不容易得到了太平的日子。如果在这个时候,天肌帝国内部产生争斗,那么到时候整个天下就会大乱,老百姓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生活,恐怕又要白白断送,进而再次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唐风说到此处,他注意到,仙柔的脸色已经越发的冰冷起来,唐风甚至能够从空气中感应到冰寒之气的弥漫!

此刻,唐风已经知道了仙柔这是生气了,是对他感到失望了,但是,唐风还是得把话说完,这件事情,他不能做,绝对不能做!

唐风突然决然地看向仙柔,态度史无前例般强硬,道:“所以,还请台上皇后自重,这件事情牵扯太大,怒弟弟不能服从!”

这一句话是如此的决然,令仙柔的心仿佛在滴血一般。

这十年来,他任何的要求、任何的刁难,都会得到唐风的答应和理解,如此,仙柔以为她在唐风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达到了一种占据其心里主要的位置,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她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原来由始至终,她,仙柔,在唐风心目中的地位会是如此不堪,竟然连所谓的面子、所谓的天下百姓都比不上!

“唐风,难道……难道姐姐就连天下百姓都比不上么?你真的觉得,为了那不值一提的天下百姓,就能够看着姐姐深受太上圣王的折磨、虐待么?你难道就这么狠心!”仙柔几乎要哭出来,他感觉现在自己是如此无助,仿佛是唐风已经抛弃了她一样!

“仙柔!”

仙柔的话仿佛突然惹怒了唐风一般,令唐风的语气突然变得更为无情。

“仙柔,你到底怎么了,你还是我之前认识的那个仙柔么?天下百姓到你口中反倒是成了不值一提?哈哈……可笑、真是可笑,权利已经蒙蔽了你的心智,你为了权利,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你……”

“你真的让我很、希、望!”

最后三个字是那般冷漠、无情,仿佛是唐风对仙柔彻底抛弃而说下的决绝之语!

“权利已经蒙蔽了我的心智?我做地这一切都是为了权利?!”

仙柔陡然惨笑一声,他没想到,她真的没有想到,唐风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做的这一起难道真的都是为了权利?不、绝对不是,他这样做,无非是为了能够和唐风在一起,幸福地在一起,能够让易儿、她、唐风,三口之家好好生活而已,仅此而已!

可是、可是唐风居然如此看她,这个男人居然把她当成了那种女人!

“哼!”

仙柔脸色已经彻底寒了下来,身上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高傲、孤冷!

“唐大元帅,居然你如此心怀天下百姓,那本宫也不强人所难,只不过你想要的东西,恕我也不能相告,你自己看着办吧,要么答应我的要求,要么、你就永远不要再见到那个女人!”仙柔突然用一种上司对下属的口吻对唐风威胁了起来,仿佛是在和唐风谈条件一般,语气显得那般强势和冰冷!

唐风忍不住地后退了两步,脸上全是淡漠和冰冷,他真的对仙柔最后的好感全部丧失,被仙柔这最后一句威胁的话,全部击溃!

“哈哈……可笑、真是可笑!”

唐风疯狂地笑着,脸上全是病态之色。他真的太傻了,十年的坚持,本以为仙柔就算是再怎么样,也会因此而放下任何桔梗,将仙清雅的消息告诉他,可是让唐风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如此的决然,说翻脸就翻脸,完全没有顾忌任何的情谊。

他、唐风,十年的坚守居然就这样化为了一滩泡影!

“那好,既然太上皇后不愿意说出清雅的去向,那我只能自己另外想办法,至于皇后提出来的条件,恕我唐风不能听从!”唐风留下了一句话,挥了挥衣袖,便准备离开。

“站住!”

仙柔怒声叫住了唐风,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她真的没有想到,没想到唐风居然决绝到了这个地步,帮自己就可以得到仙清雅,这样的条件,他都不去答应,他难道就真的这么不在乎自己,硬是要和自己对着来么?

“皇后,还有何事?!”唐风头也不回,冰冷问道。对于仙柔,他已经失望透顶!

听到唐风如此冰冷的话,仙柔暗暗咬了咬牙,随即把心一横,道:“弟弟,你不要怪姐姐无情。是你逼姐姐的,你刚刚喝的茶,里面……”

说道这里,仙柔心中都快要滴出血来,他没有想到,他和唐风会走到这一步。

“嗯?!”

仙柔吞吞吐吐的话让唐风愕然一惊,心中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仙柔迟疑了一下,还是重重地说出了真相,她咬牙重重地说道:“你应该也猜测出来了,你刚刚喝的茶水,我已经事先在里面下了毒,一种足以杀死玄尊强者的剧毒,叫做天蓝水星,我想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消除得掉,不信,你可以运转下战气看看!”

“什么!我不信!!”

仙柔此话一出,尽管刚刚唐风已经有所猜测,但是当她说出来之后,唐风还是狠狠震惊了一把。

他不信、他真的不信,仙柔会对他下毒,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绝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相信?呵呵,我说了,你运转一下筋脉内的玄气你就会知道了!”仙柔继续提醒道,脸上的神色充满了一种疯狂之色。

唐风皱了皱眉头,还是尝试运站了一下玄气,果然,他感觉到有一股不属于自己体内的气流在自己体内的奇经八脉四处游走,看上去似乎真的是什么慢性剧毒!

唐风赶紧催动了紫火进行炼化,但是结果出人意料,哪怕是紫火,居然都无法炼化这股奇怪的气流,难不成,它真的是能够杀死所有武道强者,就连紫火都无法炼化的无色无味的毒药——天蓝水星!

“怎么样,弟弟,姐姐没有骗你吧?”仙柔似乎已经完全想要和唐风撕破脸皮,看着唐风脸上的凝重之色,她居然还笑了,那笑容是那般的得意,唐风眼见如此,心中简直要滴出血来。

“卑鄙!”

唐风现在真的好后悔,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坚守了十年,不离不弃的女人,居然是如此一副蛇蝎心肠!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唐风就算是脑袋想破了都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仙柔此刻心中又何尝不是在滴血,唐风心中对她有多恨,她心里就有多恨,但是,她依然要义无反顾地做下去,他想要看看,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唐风到底会如何选择,是选择她仙柔,还是去选择天下百姓!

“唐风,你真的不要怪姐姐。姐姐也是被你逼的,你姐姐我过的如此悲惨,可是你,居然还如此冷漠,就连这种举手之劳,你都不愿意帮助姐姐,姐姐也只能出此下策!”仙柔语气依然强硬,仿佛这样做完全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一样!

“哈哈……”

唐风粲然一笑,笑声中充满了一种戏虐之色。

“那么仙柔姐姐想要如何才能给我解药?”唐风直接问出了这个问题,脸上的讽刺之味越发变得浓烈。

仙柔见唐风又退却之意,急忙说道:“很好,你能这么想,姐姐感到很欣慰。我刚刚也说了,条件很简单,那就是你帮助姐姐我杀了太上圣王,然后,辅助易儿,成为天肌帝国的一代国君,如此,我自然会给解药给你,万万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对于此,你应该信得过姐姐对不对?”

仙柔脸上总算是闪过一丝欣慰,从唐风这态度来看,很有可能,他是打算服软了!

唐风哪里不知道仙柔的条件,脸上的笑容越发变得戏虐和讽刺。

他淡然笑着说道:“多么简单的条件啊,我只需要挥一挥手,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只要我做了这件事,那么我的便能够获得解药,继续在天肌帝国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可是……”

唐风说话之间,仙柔本来已经彻底放心下来,认为唐风会选择对他服软。但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唐风说到最后的时候,突然走了过去,端起那一壶茶水,将壶盖打开,对着口中一饮而尽。

“哐当!”

唐风直接将那个茶壶扔在了地上,转身就离开,丝毫没有半分犹豫一样!

“多谢太上皇后赏赐的茶水、我唐风承蒙厚爱!”

一句讽刺意味十足的话语如同一把钢刀一般,狠狠扎进仙柔的心脏。那家伙,居然如此决绝,决绝到宁愿牺牲掉自己的性命,都不愿意帮自己杀掉太上圣王!

这一刻,仙柔感觉到自己是多么可笑,她仙柔在唐风心里原来什么也不是!

唐风离开太上皇后寝宫后,一路走向了自己的府邸。

天肌帝国元帅府是建在一大片枫树林中,这里的枫树林一到秋天,枫树叶就会变红,满林子的火红枫树,看上去就如同一片火海一样,一层层、峰峦起伏,非常好看。

可是眼下,已经到了入冬时节,本来火红色的枫树叶如今已经全部变成了枯黄之色,甚至还在零零散散地洒落,本来如火的青春,没想到却一下子就要这样凋零了!

“哗啦!”

突然,一片叶子洒落到唐风肩头。他下意识地去将他抓入手中,看着手中这片枯黄的枫叶,心中充满了苦涩之味。

用不了多久、也许是下一秒,自己的生命也要和这片枯叶一般,走到了人生尽头。他即将死去,死在了一个用十年去守护的女人手里,这实在是一种最为窝囊的死法,是一种令唐风完全没有想到的死法!

但是现在想来,唐风也不后悔,至少来说,他曾今对仙柔那份情已经还清,这是他心甘情愿的,十年的相守,都是他心甘情愿去做的,没有任何的后悔之意。

这是,唐风觉得很不困惑,很不甘,他真的不想看到仙柔成为这样的女人,这和十三年前,那个敢爱敢恨、性情善良的仙柔实在是相差太远,仙柔她变了,完全变成了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人

“轰!”

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唐风体内爆发,这一刻,他似乎感觉到那股剧毒就要发作了,而自己,难道就要死了么?

“呵呵,这怎么可能!”唐风头脑一阵眩晕,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他是领悟了“不灭法则”的不灭之体,怎么可能死亡,这是断然不可能的事情!

突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唐风陡然一惊,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

但是他说不上来,他讲不清楚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只觉告诉他,这其间一定有什么对劲,自己绝对不会有陨落的危险!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眼下唐风真的感觉到体内那股剧毒在爆发,自己的身上的生命气息正在疯狂流逝着!

“难道,我就真的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么,呵呵……”

面对死亡的那一刻,唐风却是如此的平静,仿佛生死对她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一样,他已经完全简直看透!

“轰咚!”

阜阳牛皮癣医院
青岛好的牛皮癣医院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张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