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驭兽主宰 第五百四十四章 血刺槐

2020-01-16 13:5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驭兽主宰 第五百四十四章 血刺槐

血红色的光芒,带起一道血线,自宋怀额头间穿过,咻的一声没入地面,紧接着,大片的血光,自半空呼啸而下,宋怀的身体,顿时被洞穿成了血筛。

“退,都想后退!”彦修面色大变,惊叫道。

而就在这时,一根根血红色的藤蔓,忽然自旁边看似普通的古树上垂落,将生机尽失的宋怀,直接吊了起来。

吊起宋怀,那一根根血红色的藤蔓,竟是在众多恐惧的目光中,径直插入前者的体内,顿时间,藤蔓的蔓身,连环鼓动,而宋怀的身体,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

“啪!”

藤蔓微微一松,被吸成干尸的宋怀,啪的一声掉落在地,那扭曲到极致的脸庞,犹如一根腐朽的枯木,诉说着他凄惨的经历。

这诡异的一幕,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头皮发麻。

“这是什么鬼东西!”左陆面色难看。

宋怀的死亡,几乎是他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他的自负,宋怀就不会死。

于是,周围不少人看向左陆的眼神,都是充满了厌恶。

“水属性灵师在外。”一直保持沉默的萧阳,突然出声。

他的声音传出,周围的灵师在愣了一下后,齐刷刷的看向彦修,见到后者点头,队伍中的水属性灵师,连忙闪至外围。

“萧兄弟,你知道这是什么?”彦修惊异的问道。

虽说他和左陆等人,上次也进过这片森林,但走的,却是另一条路,所以对于这边的状况,毫不熟悉。

“是血刺槐。”

盯着那棵树木,萧阳的目光,在周围扫视了一圈,轻声道:“难怪这片区域,很少见到灵兽的踪迹,这下麻烦大了。”

“噼里啪啦!”

在众人战战兢兢的目光中,那棵垂下血色藤蔓的古木,突然轻轻颤抖了一下,刹那后,古木的树干间,浮现出一道纤细的血线,清脆的剥离声,在寂静的森林中响起。

伴随着清脆的剥离声响,树干裂开,一根犹如白玉般晶莹的透明树干,出现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之中,在透明枝干的内部,一团殷红的鲜血,不停翻滚。

翻滚的鲜血之上,隐隐间,浮现出一张痛苦的脸庞,那模样,显然与宋怀相似之极!

血刺槐,高等领主级灵兽,血属性。

这种诡异的灵兽,本体犹如晶莹的白玉雕琢,在吸食了其它生物的血液后,积攒的血液,会从根部开始,逐渐向上蔓延,传说中,通体被血液充斥的血刺槐,就能突破至涅槃级!

看着血刺槐下方,那浓郁到发黑的血液,不少人的脸色,都是不由苍白了几分。

天知道,这棵血刺槐,到底吸食了多少灵兽的血液!

“噼里啪啦!”

继那棵血刺槐之后,周围的树木,也是迅速裂开,血红色的藤蔓,仿佛一只只狰狞的触手,在半空中挥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

“咻!”

藤蔓猛然一挥,附着在藤蔓上的尖锐槐刺,便是对着下方的众人,凌空射去,那万刺齐射的场景,看上去极为惊人。

“水沼蛛,浊水盾!”

“三眼碧蟾,水甲!”

“……”

一道道带着惊惧的喝声,自那些水属性灵师的口中传出,明亮的水光,交织在众人周围,将来临的恐怖攻势,堪堪挡了下来。

水属性,对于血属性灵兽的攻势,有着一定的抵抗力。

“你早就知道,对不对!”左陆愤怒的看着萧阳,拳头狠狠握起。

如果萧阳提醒的及时,那么宋怀的死,就怪不到他的头上了!

很显然,对于宋怀的死活,左陆根本毫不关心,他在意的,只有自己的威信。

都是萧阳的过错,导致他在众人心中的威信,降低了许多!

“呵呵,左陆,推卸的手段,可真是有一手啊。”

看着左陆愤怒的脸庞,萧阳冷笑道:“第一,在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你为了报我在环山外,让你出丑的仇,所以才故意让宋怀继续向前深入,说到底,不过是你自私自利罢了,而且由于你的狂妄,搭上了一条无辜者的性命。”

“第二,宋怀所在的位置,距离血刺槐太过接近,在我想明白的时候,即便是出声提醒,也早已来不及。”

“第三,如果不是我,恐怕现在这里的人,已经死伤大半,救下他们的,是我,而不是你。”

萧阳淡漠的声音,在森林中响起,左陆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他能感觉到,四周投射过来的目光,除了厌恶外,还带上了浓浓的鄙夷。

自己犯的错误,却想让他人来承担,这种人的人品,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萧兄弟,接下来该怎么做。”彦修担忧的问道。

水属性灵兽的防御灵技,在血刺槐疯狂的攻击下,越来越稀薄,估计要不了多久,血刺槐的尖刺,就能射入进来。

“没办法。”

微微摇了摇头,萧阳沉声道:“我在一本古籍上,见到过关于血刺槐的记载,这种灵兽和噬血蜂类似,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若是在我提醒时,及时撤出,或许这里的人,还能幸免于难,但宋怀的过于深入,使得周围的血刺槐,都是提前被从沉睡中唤醒,唯一减少伤亡的方法,就是在水罩破碎的刹那,立即逃离此地,越快越好。”

“真没其它办法了?”彦修眼神微沉,这样一来,可是会死不少人啊。

“没有。”萧阳摇了摇头。

见到这场景,周围人的脸色,顿时格外难看,更是有不少人,愤怒的盯着左陆,都是这家伙,才害得他们,落入这凶险的境地!

被这么多凶狠的目光盯着,左陆心神一颤,他知道,自己的名声,这下算是彻底臭了。

“走!”

望着摇摇欲坠的水罩,萧阳眼眸微凝,深黄色的火焰,自脚下腾起,旋即在水罩破碎的瞬间,对着森林的深处,狂掠而去。

“哗!”

水雾洒落,血刺槐锋利的藤蔓,将几名魂飞魄散的七阶灵主,猛然吊了起来,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将他们吸成几具干尸。

随着众人不要命的逃亡,数只晶莹透明的血刺槐,在后面紧追不休,藤蔓上吊着的一具具干尸,来回摇晃,这恐怖的一幕,令人毛骨悚然。

【有点晚,抱歉,同学聚会,没办法喝了点酒,回来差点就睡倒,敷着湿毛巾,才把这一章码出来。

再次抱歉】

(本章完)

长春银屑病医院那里最好
天津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贵州癫痫病
日照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遵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