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风鬼传说 第1201章 揭开

2019-10-12 22:50: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1201章 揭开

第1201章揭开

管童的死,对上官秀的打击太大了。

他这一生,没有师父,如果非要让他承认有个师父,那么只有管童。

管童传授于他的聚灵决,极大程度的缓解了灵魄吞噬心法的反噬。如果没有学会聚灵决,上官秀恐怕也不会活到现在,早就死在灵魄吞噬心法的反噬之下。管童赠送给他的无形,更是天下至宝,不知在危难当中救过上官秀多少次。

一直以来,除了身边的同袍兄弟们,肯给予上官秀无私帮助的人并不多,所以别人对他但凡有一丁点的恩情,他都会牢牢记在心里。

而管童对上官秀,不仅有救命之恩,更是传艺赠宝之恩,现在听闻管童被害的消息,他又怎能不心疼?

以管童对灵武的灵性,踏破虚空,跳出五行,迈入灵武的第三重境界,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上官秀以为自己能看到那一天,可哪里想到,他最后竟被欢兜所害。

原本呆坐在椅子上,泪流满面的上官秀,突然拍案而起,随着咔嚓两声脆响,他身后的椅子和一旁茶几,一并破碎,化成了粉末,那是被灵压硬生生压碎的。

他凝声一字一顿道:“欢兜,我上官秀与你势不两立!”说话时,上官秀的眼睛都因充血而变得通通红。

以前,在他看来,对付玄灵宫就是神池的事,无他无关,他也插不上手,而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玄灵宫不仅仅是神池的敌人,更是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哪怕是倾尽全力,哪怕是粉身碎骨,他也要拿欢兜的血来祭奠管童的在天之灵。

上官秀转身向外走去。

吴雨霏急忙追上前来,急声问道:“秀哥要去哪?”

“神池!”上官秀头也不回地说道:“雨霏,你不要跟来,我不在期间,你守在香儿的身边,要确保她母子二人的平安。”

“秀哥……”看上官秀的神情,哪是要去神池,简直就是去玄灵宫,要找欢兜拼命的。

可欢兜是什么人?活了几百年的老妖精,连管长老那样已修炼到半神之躯的人都被他所杀,秀哥前去,岂不也是送死?

上官秀知道吴雨霏在担心什么,他目光一黯,拍拍吴雨霏的肩膀,说道:“雨霏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做无畏的牺牲!”

此次前往神池,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想看看神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是不是还要按兵不动,是不是还要坐等玄灵宫主动找上门来。

上官秀连夜奔赴神池,一天的路程,他两个时辰就跑到了。抵达神池后,他直接去往圣山。在圣山的山脚下,守卫们将他拦住,纷纷拱手施礼道:“殿下!”

“我要进神庙,面见圣女!”

“这……现在圣女正在与四名大长老议事,业已传令,任何人都不见。”

上官秀没有二话,单脚猛然一跺地面,施展出风影决,于众守卫之间的缝隙中穿行过去,瞬间人已站到十多节的台阶上。

守卫们明显没想到上官秀会硬闯,皆是一怔,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上官秀已连续施展风影决,登上了半山腰。

众守卫刚要上山去追,就见圣女身边的女官墨云从山上走了下来,也看到了墨云对他们的挥手示意。守卫们纷纷退回到山下。

墨云看向直冲冲箭步而来的上官秀,她神情悲怆地问道:“殿下是为了管长老之事吧?”

本来上官秀也多少抱着点矫情心理,希望张崇带来的消息是假,但现在听闻墨云的问话,他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被击碎。

他说道:“我要见圣女,就是现在!”

墨云没有再多话,转身向山上走去。这次,上官秀没有再在圣水池中净身,直接冲进神庙的大殿当中。

大殿里,圣女在,黄尊、张崇、魏爵、古灵儿四名大长老也在。对于上官秀的到来,他们都不太意外,扭头看了他一眼后,又纷纷正过头去,目光黯然,现场的气氛压抑。

“不知圣女和四位大长老打算如何处理管长老遇害之事?”上官秀边往大殿里面走,边大声问道。

“殿下莫急!此事当从长计议!”黄尊向上官秀摆手说道。

“黄长老打算从长计议到什么时候?玄灵宫杀害林准大长老在先,现又杀害管长老,黄长老是不是打算等玄灵宫把神池的长老们都杀光了,你再对玄灵宫反击?”上官秀毫不留情面的质问道。

黄尊被上官秀问得面红耳赤,好在他是大长老,修养也足够好,换成旁人,被他这么一个晚辈当众质问,怕是得当场翻脸了。

古灵儿皱着眉头,说道:“殿下不该对黄长老如此无礼,管长老的遇害,我们都很痛心,但贸然去找玄灵宫寻仇,非但于事无补,反而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说来说去,就是因为没有十足取胜的把握,而从不敢去找玄灵宫为管长老报仇!”

上官秀垂下眼帘,幽幽说道:“其实有些事情,也不用非等你们神池去做,我自己也可以去做。”说完话,他满脸失望的扫视在场众人一眼,转身向外走去。

“殿下请留步!”黄尊、古灵儿脸色同是一变,异口同声地叫住道。

上官秀要去找玄灵宫寻仇,那等于是羊入虎口,欢兜想抓他还抓不到,他主动送上门,岂不正遂了欢兜的心愿?

黄尊正色说道:“殿下,此事蹊跷,万万不可冲动行事。”

“蹊跷?”

“管长老此行玄灵宫,不是前去挑衅,而是为化解双方之矛盾。以圣王的名誉,就算未应,但也不至于伤人性命,老夫想,此间或许有不为人知的隐秘……”

他话还没说完,上官秀已听不下去了,他质问道:“管长老是不是已经遇害?”

“是的。”

“是不是死于欢兜之手?”

“传回的消息,是这样的。”

上官秀不再发问,管童已经被杀,而且就是被欢兜所杀,还有什么好多说的?黄尊和古灵儿互相看了一眼,双双垂下头,也没有再说话。

神池弟子传回的消息不会有假,而且管童的尸首正在被神池弟子运回神池,玄灵宫圣王业已亲口证实,管童确实是被他所杀。

但黄尊和古灵儿就是觉得事情太过蹊跷,也不合理,以圣王的名誉和声望,哪怕他狠毒了神池,也不至于去杀一个劝和的使者。

沉默许久,上官秀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说道:“自从上次出事,圣女和我便判断神池内藏有奸细,而且这个奸细的身份不低,就藏在四位大长老当中。”

听闻这话,圣女和四名大长老脸色同是一变,在这个时候,上官秀突然提起此事,似乎不太合事宜。大殿里静的鸦雀无声,谁都没有接话。

上官秀继续道:“这个奸细先是杀害了林准长老,而后又杀了占湷,我本以为,奸细是为了挑起神池和玄灵宫的争端,现在来看,似乎不然,杀林长老,是为了削弱神池的实力,杀占湷,是为了帮欢兜清理不听话的门户,这个奸细,背后的主子就是欢兜,他就是在为玄灵宫做事。”

他指责奸细是为玄灵宫做事,等于是把先前的推断都推翻了,圣女眉头紧锁,提醒道:“殿下,事关重大,不可意气用事。”

“我没有意气用事。”上官秀缓缓摇头,说道:“玄灵宫已下战帖,但却迟迟没有找上神池,必然是有隐世高手在闭关修炼,现在正是神池反击玄灵宫的好时机,可是总有人从中作梗,横加阻拦,为玄灵宫隐世高手的出关争取时间。”

黄尊目光深邃地看向上官秀。古灵儿则是沉声说道:“殿下含沙射影的指责未免太重了!”

上官秀一来,就要求神池与玄灵宫立刻开战,为管童报仇,而由始至终在阻拦他的,正是黄尊和古灵儿,那么上官秀含沙射影的对象就很明确了,正是在暗指他二人。

王崇和魏爵面面相觑,前者清了清喉咙,正色说道:“老夫也以为殿下的话过重。”说着,他环视在场众人,摇头道:“黄长老和古长老不可能是玄灵宫的细作!”

此话一出,等于是把上官秀的暗指挑明了。

上官秀哼笑出声,说道:“上次神庙出事,王长老和魏长老自称当时正在对弈,虽没有人在旁证实,但两位长老的弟子离开时,王长老和魏长老的确是在对弈,可见两位长老并没有说谎。”

王崇不以为然地说道:“魏长老和老夫身为长老,自然不会在圣女面前扯谎,难道黄长老和古长老说谎了吗?”

上官秀笑了,说道:“黄长老和古长老都自称在洞府内修炼,可我的调查结果却是,当时黄长老和古长老根本不在各自的洞府内,不知两位长老为何要说谎,而你二人,当时又究竟在哪里?”

他的话,让在场众人再次变色

,王崇和魏爵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向黄尊和古灵儿看了过去,他二人竟然没有说实话,当时他俩可是在圣女面前,言之凿凿地说自己在洞府内打坐修炼的!

看着众人纷纷投过来的审视目光,黄尊和古灵儿脸色难看,二人下意识地一同倒退一步。黄尊背于身后的双手握成拳头,说道:“老夫没有说谎,老夫当时的确在洞府修炼……”

他话未说完,上官秀扬声打断道:“直到现在,黄长老还不想说实话吗?难道,非要我把黄长老的弟子统统请上来,逐一对质吗?黄长老在神池德高望重,教导出来的弟子也都刚正不阿,黄长老认为,他们会为了维护师尊,而在圣女面前撒谎吗?”

黄尊放于背后的拳头握得更紧,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哆嗦着,脸色变换不定,眼中也时而闪现幽光,时而闪现锐芒。

古灵儿担忧地看眼黄尊,而后转目怒视上官秀,凝声说道:“殿下也不要逼人太甚!这里是神池,不是殿下可以跑来撒野的地方!”

“哈哈——”上官秀仰面而笑,反问道:“怎么?被我查出了痛处,两位大长老阁下要恼羞成怒了吗?”

“你!”古灵儿头上的长发猛然飘了起来,她的头发是一根一根悬在空中,看起来,就像是有一阵强风刮过,然后画面突然被定了格。

见状,王崇几乎连想都没想,第一时间冲到上官秀近前,把他挡在自己的身后,他凝视古灵儿,正色问道:“古长老,老夫就问你一句话,殿下所言究竟是真是假?你当真和黄长老在圣女面前未说真话?”

古灵儿的手微不可察的慢慢抬起,这时,黄尊跨步上前,将她缓慢抬起的胳膊摁住。

随着黄尊的举动,古灵儿飘起的长发慢慢落了回去,她看眼黄尊,嘴唇蠕动,但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说,慢慢垂了下头。

黄尊把古灵儿向后拉,他跨前一步,扬首说道:“没错,出事的那天,我和古长老的确没说实话。”

镇江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呼伦贝尔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三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镇江牛皮癣治疗方法
呼伦贝尔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