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不灭战神 第一千七十三章 另一面的公孙北!

2020-01-16 20:26: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灭战神 第一千七十三章 另一面的公孙北!

“干嘛?”

嗖!

王悠儿破空而来,落在庭院内,狐疑地望着秦飞扬。

秦飞扬错愕的看着她。

本以为凭王悠儿的性格,应该不会过来,但没想到结果居然来了。

这些就尴尬了。

“到底什么事,快说。”

王悠儿不耐烦的催促道。

秦飞扬灵机一动,问道:“上次在青海你不是说,回来就让你爷爷和你父母解除婚约,怎么不见行动啊?”

王悠儿面色一僵,叫她过来就为了这个?

混蛋。

就这么讨厌她吗?

迫不及待的想解除婚约。

“我跟他们说了,但他们不愿意,我也没办法,有能耐你去找他们。”

“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王悠儿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转身朝阁楼飞去。

脸色比语气更冷!

“怎么还生气了?”

“不是都想解除婚约吗?”

秦飞扬莫名其妙的瞧了眼她,这女人的心思果然比海底还要深啊!

摇了摇头,他也转身进入了房间。

第二天。

秦飞扬还活着的消息,已经传遍大大小小所有的城池和部落。

同样。

聂少永被虐一事,也是传得沸沸扬扬。

金刚部落!

某一座大殿内,一个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汉,一张拍在书桌上,怒道:“混账东西,连总塔主的亲传弟子都敢去招惹,他是活腻了不成?”

“夫君,这事也不能怪少永。”

“少永是看上了那个李嫣,虽然做法不对,但也没有招惹他慕祖宗啊,凭什么当众这么对待少永?”

旁边一个中年妇人不满道,这女人身穿华贵的衣服,长发盘着,风韵犹存。

“首领,夫人说得对,不看僧面看佛面,这慕祖宗当众欺负少永,就代表,他根本没把我们金刚部落放在眼里。”

下方一个青年男人道。

此人身形消瘦,身穿一件合体的白衣长衣,模样约莫三十几岁的样子,手中握着一支玉箫,看上去颇为一番儒雅风气。

他就是金刚部落的大祭司!

金刚部落首领道:“那你们说怎么办?他可是总塔主大人的弟子。”

紫衣妇人道:“就算他是总塔主的弟子,也得讲理是不是。”

“没错,像那种情况,完全可以让少永道歉就行了,干嘛非得那样?甚至还废掉少永的气海,简直是仗势欺人嘛!”

大祭司道。

这两人一唱一和,彻底激起了金刚部落首领心里的怒火,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去找总塔主理论。”

等金刚部落首领离开后,大祭司摇头笑道:“我们这位首领的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火爆啊!”

“他要不这样,我们能有机会吗?”

紫衣妇人盈盈一笑,竟是依偎在了大祭司怀里。

“说得也是,趁他去了总塔,我们去好好快活一下。”

大祭司一把抱起紫衣妇人,便朝里面的床榻走去,脸上满是淫‘邪’之笑。

“少永都出事了,你还有心情想这事。”

紫衣妇人不满的看着他。

“这不是有人操心吗?我们急什么?”

大祭司一把将紫衣妇人扔在床上,便急不可耐的扑了上去。

一时间。

大殿内,衣服乱飞,娇吟阵阵。

……

总塔!

唰!

一个手拿折扇的紫衣青年,出现在静心湖上空。

他看着秦飞扬所在的阁楼,大声道:“慕祖宗,出来下。”

秦飞扬正在静修,听到声音,睁开眼,起身走出阁楼,抬头看向紫衣青年,笑道:“公孙大哥,有事吗?”

公孙北道:“总塔主大人让你过去一趟。”

“师尊让我过去干嘛?”

秦飞扬狐疑。

“金刚部落首领找来了。”

“听到这个,不用我说,你也应该能想到吧!”

公孙北笑道。

“金刚部落首领?”

秦飞扬眉头一皱,问道:“公孙大哥,我能不能不去?”

“你觉得呢?”

公孙北道。

秦飞扬无奈一笑,腾空而去,落在公孙北身旁,道:“那走吧!”

公孙北道:“我们飞过去。”

“飞过去?”

秦飞扬一愣。

不是有传送门吗?飞过去多浪费时间啊!

公孙北看了眼秦飞扬,笑道:“我想趁机和你聊聊。”

“聊什么?”

秦飞扬笑问。

“边走边说。”

公孙北笑了笑,便朝总塔主庭院的方向飞去。

秦飞扬狐疑地跟在他身后。

但飞了很长一段距离,公孙北都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地朝前方飞着。

秦飞扬皱了皱眉,道:“公孙大哥,你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吧,不用忌讳。”

公孙北摇头笑道:“我不但是总塔主的弟子,还是神使殿的殿主,有什么能让我忌讳的。”

“那你……”

秦飞扬不解的看着他。

公孙北道:“这次你进入青海,有没有发生什么?”

“这你让我怎么回答?”

秦飞扬苦笑一声,道:“总之发生了很多事。”

公孙北道:“那有没有关于总塔主的事?”

“恩?”

秦飞扬瞳孔收缩,惊疑地看着公孙北。

这话听上去怎么奇怪?

公孙北转头看了眼秦飞扬的神色,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光芒,随后回头看向前方,笑道:“其实我和你是同一类人。”

“什么意思?”

秦飞扬越发惊疑。

但公孙北却没有解释,淡笑道:“以后不管遇上什么事,或遇上什么人,都要小心一点。”

秦飞扬心中一凛。

此人在暗示什么?

公孙北依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道:“有件事我问问你,你知道你的父母去哪了吗?你从青海回来的当天我去找他们,发现他们已经离开。”

“不知道。”

“我父母就是一对闲云野鹤,去哪从不告诉我,他们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待太久。”

秦飞扬摇头。

“能不能联系到他们?”

公孙北问道。

秦飞扬苦笑道:“不怕公孙大哥笑话,我没有和他们建立契约桥梁。”

“为何?”

“你们可是亲人啊!”

公孙北诧异。

“是啊,亲人啊,可他们总说,不想有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还说,我在外面不准提到他们,遇上什么事,也不准向他们求助。”

“我都怀疑,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秦飞扬无奈道。

“你想太多了。”

“他们这样做,应该是想让你独立成长。”

“毕竟现在大部分的孩子,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的。”

“娇生惯养,难成大器。”

公孙北道。

“是这样吗?”

秦飞扬露出一脸怀疑。

“是不是这样,以后你去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

公孙北笑了笑,又道:“其实说实话,我倒羡慕你的父母。”

“羡慕他们什么?”

秦飞扬问。

“没人可以约束他们,想去哪就去哪,轻松自在。”

公孙北笑道,目中有着一丝向往。

秦飞扬道:“公孙大哥也可以啊!”

“我?”

公孙北摇头一笑,道:“有些人,有些事,一旦迈出第一步,想要脱身就难了,其实这人生啊,还是平淡一点好。”

“有些人……”

“有些事……”

秦飞扬沉吟不语。

公孙北到底在暗示什么?

他心里,又藏着怎样的秘密?

公孙北一直给他的印象,是一个强大,精明,能干的人。

可现在他突然发现,除了这些外表上的东西,公孙北还有另外一面。

忧郁。

渴望!

秦飞扬道:“公孙大哥,有个问题,我一直很想问你,只是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都是自己人,还有什么好顾虑的,直接问吧!”

公孙北道。

“你也是师尊的弟子,但我怎么从来没听到过你叫他师尊,都是称呼他大人?”

秦飞扬疑惑道。

“我不是已经出师了嘛,要是再叫他师尊,别人会在背后说闲话的。”

公孙北笑道。

“是这样吗?”

秦飞扬表示怀疑。

虽然出师了,那也是总塔主的弟子,何况凭公孙北在总塔的实力和地位,谁敢在背后说闲话?

然而公孙北没有继续讨论这个话题,笑着道:“给我说说在青海发生的事吧,我很感兴趣。”

“好。”

秦飞扬点头,一一讲述起来。

但说的都是昊公子和王悠儿也知道的事,至于其他的事,他选择了隐瞒。

不知不觉。

总塔主的庭院,进入两人的视线。

公孙北远远地看了眼庭院,笑道:“听你说的这些,这一趟青海之行还是挺精彩的,不过你应该还隐藏了很多事吧!”

秦飞扬眼神一颤。

“别担心,这是你的私事,我不会去管。”

“但你要记住,有些事,切记不能乱说,一定要烂在肚子里。”

公孙北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秦飞扬,脸上的笑容消失,非常严肃。

秦飞扬目光一凝,点头道:“明白。”

“那走吧!”

公孙北呵呵一笑,转身一挥手,带着秦飞扬,落在庭院前,恭敬道:“大人,慕祖宗带来了。”

“见过师尊。”

秦飞扬也躬身行礼。

总塔主坐在凉亭内,石桌上摆放着一壶茶,两个茶杯。

而在总塔主对面,还坐着一个彪形大汉,正是金刚部落的首领。

“进来吧!”

总塔主看向秦飞扬两人,笑道。

“是。”

两人应了声,推开院子大门,一前一后进入凉亭。

(本章完)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可信吗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亳州正规白癜风医院
呼和浩特手术治疗白癜风
绍兴治疗癫痫病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