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無人機市場到底是資本逐利還是技術缺失

2019-10-12 14:56: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几年,我们见到了越来越多无人机厂商获得融资的,这些被追捧的厂商往往都会在初期高调发布产品预告,通过媒体报道、宣传视频等方式强势进入大众的视野,比如Zano、 DRobotics、零度(ZEROTECH)、亿航(EHANG),甚至是被英特尔注资入股的昊翔(Yuneec)等仿佛只要提到无人机,无论有没有技术基础的公司都能获得资本的竞相追逐據不完全統計,2015年無人機行業至少有74宗投資交易,共獲得4.54億投資,投資額和2014年同比增長了 01%,如此瘋狂的增長,可見一斑

  在这些融资的背后,是2015年由深圳出口的无人机价值总额超过了27亿元人民币,是2014年同期的9.2倍如果说China(瓷器)是丝绸之路时期世界对中国的代名词,如今的航拍无人机当之无愧也是中国制造走出世界的代表

  市场如此火热的增长,这么多大小厂家的争相进入也就不意外了但是消费级无人机有着天生的准入门槛,目前行业上的公司,99%都只能做到组装,很少有厂商有一定的技术基础这导致很多厂商,在风光的融资,高调的发布之后便了无消息,产品交付的日期也一推再推,直到最后交付的产品也往往无法达到预先承诺的效果,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我们去探究

  Zano无人机,一场盛大的骗局

  Zano在众筹平台Kick Starter发布的产品宣传视频,在当时可谓技惊四座,这款可捧在手掌的无人机宣称具备自动跟随,手抛起飞,自动拍摄等多个亮点功能,直击用户心头好这也让Torquing集团短时间内就筹集了超过 40万美元的资金和15000名用户的支持,成为Kick Starter上的年度热门项目

  但自那以后,这个团队对项目的进展就一直秘而不宣,直到距离发货期限不到2个月了,Torquing团队才在「致用户的公开信」中道歉表示,由于Zano整体机身太小,使得量产难度加大,最终导致发货时间推迟当时ArstechNIca的去拜访Zano时发现公司只有12架Zano,且都不能飞,考虑到背后的技术难度,当时很多人就很怀疑Zano,即使推迟期限也根本无法完成交付时间最终证实了质疑,即使产品性能远未达到宣传效果,Zano最后也只发出了600架,15000多台订单的大部分还没交货,这个KickStarter最火热的项目最后以倒闭收场

  Zano无人机

  DR,从开源飞控到航拍无人机的兴衰

  DRobotics最初是以软件开源的形式吸引了众多高校学生和爱好者加入了APM开源飞控项目,这一想法也逐步实现了它希望通过飞控源码开放的形式来影响无人机行业的初衷,但赚取硬件成本的收入实在无法和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带来的巨大利润相比,所以 DRobotics也走向了航拍一体机的产业方向

  于是在2015年2月,由高通领投,Foundry Group、Mayfield、O'Reilly Alpha Tech Ventures、Shea Ventures、True Ventures跟投,对 DRobotics进行了C轮注资5000万美元这轮融资无疑给 DR开发消费级航拍无人机的计划注入充足的现金流2个月后的美国NAB展会上,SOLO航拍无人机正式发布,当时号称无需操作就能轻松拍摄,无疑是当时最让人期待的消费级航拍无人机之一

  但好景不长,在产品发布后 个多月,尽管产品宣传视频已经铺天满地,但是 DRSOLO仍未正式发货,订购了的消费者不断抱怨未能得到发货通知虽然最后SOLO终于正常出货,但产品的实际效果和当初的宣传相去甚远,而且由于市场占有率很低,配件、售后等问题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因此产品口碑急速下滑,市场态度冷淡,产品销售陷入了困境

  2016年,C轮融资后的1年零2个月, DRobotics宣布关闭了位于奥斯汀的分部,关闭了位于圣迭戈的设施,包括库房、研发以及客服部门,解雇了Ardupilot相关的绝大多数成员,并宣布将在剩下的加州伯克利中心进行裁员与重建,与此同时其联合创始人Jordi Munoz也从企业离职自此, DRobotics,这个资本市场高度青睐的无人机厂商也开始逐渐走向了衰落

  DRSOLO

  南零度、北零度,傻傻分不清楚

  零度智控(ZEROTECH)是国内最早的无人机飞行控制器厂商之一2015年1月, 鼠标大亨 雷柏科技宣布注资5000万元与零度智控共同成立深圳零度智能飞行器有限公司宣布合作后的1个月,其无人机产品零度探索者(Xplorer)便在深圳明思克航母世界公开发布,其模块化的设计理念结合了雷柏多年的人体工程学积累,让探索者(Xplorer)一经亮相便成功的进入了消费者的视线

  而与高调亮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一批订购的用户苦苦等了 个月才拿到了飞机,即使如此,产品的实际功能和使用体验也并未获得用户的认可,其销量也一直低靡,这也导致雷柏科技和零度智控的合作产生了分歧

  于是在2016年的CES上,深圳零度除了自己发布了一款Xplorer Mini 无人机之外,还宣布和腾讯合作,发布了空影(YING)折叠式 无人机,两款产品都是针对的消费者对于便携和 两个需求

  Xplorer Mini

  空影(YING)折叠式 无人机

  一口气发布两款重合度如此高的产品,本身就非常冒险如今距离两款产品的发布已经4个月了,我们不仅没有看见任何正式发货的消息,更让人诧异的是,在2016CESAsia上,零度智控(北京)抛开了深圳零度,独自发布了Dobby 无人机,而这一款无人机无论从定位、设计、参数上来看,都和零度之前发布的空影(YING)和Xplorermini高度重合

  Dobby 无人机

  雷柏科技为主导的深圳零度和零度智控(北京)在产品策略和发布计划上的分裂,似乎暗示着市场传言的南、北零度的格局即将成真,而陆续发布 款 无人机产品却1款都不正式发售,也让消费者渐渐失去了耐心内忧外患的双重夹击,让零度的前景不容乐观

  英特尔和昊翔(Yuneec),貌合神离的合作

  昊翔(Yuneec)在2015年8月获得了美国芯片巨头公司英特尔6000万美元的投资,这个消息一经曝出便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英特尔和高通(Qualcomm)都是芯片行业的巨头,但在智能硬件领域的芯片技术、市场占有率以及产业布局特别是无人机产业布局方面,高通明显占优有优势英特尔(Intel)对于无人机产业的布局显得有点迟滞,所以在投资了昊翔(Yuneec)后,英特尔又在2016年1月收购了长期技术合作的德国无人机公司Ascending Technologies

  英特尔布局无人机产业,志在方案的提供Real Sense D摄像头原本是消费级数码产品的体感应用配件,但英特尔却将其应用在了无人机上,并在2016的CES展会上现场使用昊翔(Yuneec)的台风H(Typhoon H)演示了一次基于Real Sense模块的跟踪避障飞行但讽刺的是,这场近乎完美的现场演示,后来却被英特尔承认是使用了昂贵的运动捕捉系统(Vicon)而实现的一次作弊行为,Real Sense的实际飞行效果显然远达不到这场演示出来的效果

  Real Sense

  距离CES上举办的这场发布会已经过去4个多月了,但当初所介绍的具备自主跟随和避障的Typhoon H无人机却迟迟未能正式发售这不得不让人猜想,英特尔实际上并未对昊翔(Yuneec)提供足够的有关无人机自主避障的支持团队或技术支持,一方面英特尔并没有无人机相关的开发经验,另一方面Real Sense原本只适用于室内体感应用类产品,与无人机的结合为时尚早略显尴尬的昊翔(Yuneec)最终只能发布基于超声波避障技术的产品,而这个产品,不仅从参数上看平庸无奇,实际操控效果也差强人意

  其实从英特尔的战略角度来说,延续芯片业务的模式,在无人机产业内推广Real Sense方案对其转型智能硬件领域是非常有利益的一步棋,借昊翔(Yuneec)无人机的营销手段和业务推广能力来展示方案效果也称得上一石二鸟但昊翔(Yuneec)发售Typhoon H的计划一再推迟,让外界的质疑声音越来愈大,英特尔急需证明Real Sense技术的有效性,可以让Typhoon H在不作弊的情况下也能达到避障效果,这也迫使昊翔(Yuneec)在2016CESAsia的户外场地上再一次进行了Real Sense版本Typhoon H的避障演示,但这场户外飞行演示效果实在是差强人意,与其说是「演示」不如说是「掩饰」,其RealS ense版本也不出所料的继续延迟发布

  昊翔(Yuneec)虽然短时间内借助英特尔的招牌在无人机行业名声大噪,但事实证明其并没有把RealSense技术运用的如CES演示的那般效果出众,「作弊」的质疑声、失败的自证和超声波版本TyphoonH的延迟发布,都将影响英特尔的战略布局RealSense能否被市场认可对于英特尔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但智能无人机的产业布局又不能等待,这也是他们注资昊翔之后又收购德国无人机公司AscendingTechnologies的重要原因这一系列的动作毫无疑问将导致英特尔和昊翔(Yuneec)的貌合神离,英特尔将如何继续布局我们不得而知,但昊翔(Yuneec)如果一直延迟产品的发售,无疑会加剧和英特尔之间的合作矛盾,昊翔(Yuneec)这匹黑马的粉墨登场,最终很可能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Hovercamera,黑马的昙花一现?

  今年4月,一家创立两年的无人机公司零零无限获得了总额为2500万美元的融资,其中A轮2 00万美元,投资方包括IDG、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ZUIG等知名企业同期推出的Hovercamera在络上引起了热议,风头一时无两甚至还在最近上了综艺节目《天天向上》,受到广大消费者的热议

  节目里Hovercamera可谓风光无限,折叠式的设计、黑色碳纤维外壳、身材小到甚至可以折叠放到一个包里面,以及人脸/人形追踪、电子稳像、指尖放飞、抛飞、 60度全景拍摄、自主定位等功能让人眼花缭乱,仅看节目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很好很强大」的错觉诚然,这款产品较之它的前辈Lily和Zano之流要现实很多,但在这些光鲜的表面之下,Hovercamera其实和其他 无人机一样,都难掩其本身技术上的不成熟和定位上的尴尬

  比如续航的问题,Hovercamera只能维持8分钟的续航,而 的需求是非常「偶然」、「频繁」而且「分散」的,对于爱 的美女来说,拍照时长加总起来超过8分钟是常有的事,这就意味着它基本无法支持大多数场景下的 需求;而作为四轴飞行器,噪音的问题也是Honvercamera避之不开的噩梦,虽然它的录音是通过端,但是不出视距的飞行距离和「 」的属性都决定了,用它录像的声音质量很难得到保证;更不要提,作为一个定位「 」的无人机,Hovercamera使用起来要比 杆麻烦很多;画质也不一定能够比肩;其600美刀以下的价格可能要比美图和SONY等推出的 神器高出不少

  Hovercamera

  这样看来,纵使Hovercamera使用了高通的芯片,也实现了很多炫酷的交互,但是真正等到产品投放到市场上去的时候,很有可能是无法获得消费者认可的包装和概念是一会儿事,功能的实用性是另一会儿事儿,毕竟消费者都是看成本而不是看噱头来进行选择的在 效果相同,而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双低的情况下,消费者没有理由去选择一个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双高的方案,更何况后者 出来的效果还不一定能好于前者

  Hovercamera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试水之作,但绝对不是一款实用之作,他的命运或许要比Lily和Zano顺利很多,但热闹之后都免不了要沉寂下来,或脚踏实地一代一代让产品愈加完善,或消失在行业竞争的茫茫洪流之中无人想起

  所以,至少在近几年,在无人机技术没有巨大突破之前,企业想要让消费者放弃使用 杆的习惯,改用 无人机来 ,还是免不了有一种「脱裤子放屁」的尴尬

  前赴后继,不得不有的担忧

  资本市场和巨头厂商的投资既是兴奋剂,也是一剂毒药技术追求真知,而资本是追求利益的,技术需要时间去积累沉淀,而资本却往往是短视的具体到无人机这个技术密集型行业,这一矛盾就显得尤为突出无论是Zano、 DR 、零度还是昊翔(Yuneec),他们和资本的合作都是貌合神离的,如果资本操之过急,不给足时间和资金去支持技术的积累沉淀,只妄想一两年或者两三年内迅速把产品推向市场,那么其推出的产品必定经不住市场的考验,更不用提有多少厂商连真正的产品都无法交付了

  实际上,无人机作为一种新兴的科技产品,其技术含量不仅体现在实验室中的演示效果,其技术难点更多的是体现在,如何将实验室里面的技术,切实有效的转化成消费者真正能够使用的产品无人机涉及到控制技术、数据处理、外观结构、工艺材料甚至量产经验等方方面面的难点,这些往往都不是一个初创企业能够一蹴而就的

  夸张的宣传和过度的营销,在资本看来是赚足了公众的注意力,为品牌推广注入了一剂兴奋剂,但是对于技术团队甚至整个初创公司来说却是一记实实在在的毒药知名度的提升不仅会让技术的积累流于表面尽显浮躁,也会让来自资本的压力越来越大,最终的结果,不是匆匆忙忙拿出一个半成品,就是发货时间一推再推,名声扫地

  当前的无人机市场虽然受尽资本市场的追逐,但大部分初创团队和投资方都是抱着捞一笔的心态,在盛大的宣传发布之后,往往都会后劲不足偃旗息鼓,留给行业和消费者一地的鸡毛,而从华为到大疆,没有哪一个技术型的公司不是先经历了十年寒窗,后才一举成名的现阶段的无人机市场,除非有其他行业的巨头想要来潜心耕耘,否则很难有大的变动毕竟,再响的炮仗也只落得几声回响,剩下的炮灰风吹无痕,只有磐石,才能永远伫立

  具体到最近的Dobby无人机和小米无人机,同样的担忧也并非无中生有前者是通过强势的宣传进行了异常火爆的众筹,像极了当初的Zano,后者则是借助巨头的品牌一时间声名大噪,像极了当初的昊翔(Yuneec),但至于后事如何发展,且看它俩如何收场

  关键字:

便利妥护理垫亲肤吗
便利妥成人纸尿片尺码
维生素D对慢病治疗的意义
立可安与盐酸小檗碱片
分享到: